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人才市场 与我互动
中国能源建设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工程建设 > 文化

他们,攻克了十年未解的难题

2017-07-10 16:55:25  来源:互联网  电建  建设  精神   
清江,长江水系的一大支流。在江河纵横、湖泊众多的鄂西大地上,滚滚的清江水婉婉蜒蜒、浩浩荡荡穿行于高山深谷中。在湖北省长阳县境内,清江隔河岩水利枢纽环抱在这青山绿水中,200米高的水库大坝魏峨耸立,给这条古老而美丽的清江又增添了一幅宏伟壮丽的风景。2003年,就在这苍山翠水之间,演绎了一段十三局人战艰险、克难关、扬神威的动人故事。

一个决策解决了一个十年未能解决的难题,一个决策树起了一座当代十三局人的丰碑

清江隔河岩水利枢纽建成于1993年,是清江梯级电站中最大的一座装机容量为1200兆瓦、具有防洪和发电功能的水利枢纽工程。十年来,这座壮观雄伟的水利枢纽日日夜夜为两岸百姓输送着强大的电流,造福社会,造福人民。然而美中不足同时也是困扰着电站管理单位——清江水电开发公司整整十年的一个心头大患——闸门漏水严重超标的问题始终未能解决。

在枢纽防汛工作中,深孔弧门承担着极其重要的泄洪任务。闸门自安装开始蓄水后,就存在漏水情况,十年来,清江公司曾经请国内的专家教授,也曾请国内两家专业大集团公司来查检原因,对闸门进行改造,但漏水问题始终没有解决。致使启闭机室内的机电设备腐蚀严重,同时大坝下游所形成的“水帘洞”严重影响了隔河岩电厂的形象,更为重要的是清江水库每年损失约3000万方的水量。清江公司曾就此难题“重金悬赏”:本公司员工解决了漏水问题,可一次性奖励10万元,外单位人员解决了漏水问题可调入清江公司。问题的严重可见一斑。

2003 年3月,听到这个富有挑战性的信息之后,即将结束修建三峡工作的十三局三峡监理处开始兴奋起来。当时身为十三局三峡监理处总监的董洪福,被这个十年未能解决的问题吸引着。他带领人员到现场实地考察,并查阅有关竣工资料;多次召集技术人员召开研讨会,专门成立了闸门改造技术攻关小组。几天内,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图纸,大脑始终没有停止过思考。他反复查看图纸资料,凭着自己扎实的专业技术和多年的实践经验,分析漏水原因以及多次处理为什么没有解决的症结所在。

经过分析,他们得出造成漏水的原因分为三个方面:设计缺陷、制造安装误差及运行中可能存在的问题。经过多次反复研究论证认为各种原因造成的漏水,都能够有针对性地解决。他们决定设计并制作整体L型转角止水橡皮、与门叶侧面止水结合面吻合的侧止水橡皮垫、带有防翻卷装置的顶止水橡皮压板,用于消除因设计原因所造成的顶止水橡皮及两上角的漏水;对制造、安装、运行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亦作了充分考虑。如对止水橡皮的连接,尽量减少接头,必要时进行现场热粘合;对止水座板、门叶面板的变形进行局部校正处理,锈蚀的清除处理;对门叶与侧止水橡皮接触处不平处进行焊补后打磨处理;对止水橡皮底板进行除毛刺、焊补打磨处理等。对每一种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制定了相应的处理措施。决策的过程是一个艰苦的过程,时间有限,需要尽快做出决定。然而,他又不得不慎重行事。

“三思而行”在此时此刻他深深地体验着。首先深孔弧形闸门漏水超标,十年来多位专家学者、多家单位多次处理没有解决,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再者,一旦签定合同,对方提出的条件非常苛刻,在问题解决之前,业主不付一分钱,改造成功后,还要试运行半年或经过一个汛期的检验合格后,方能付款;如果改造失败,发生的一切费用都要自己负担。市场中充满着险恶,我们是否有必要去承担这样的风险?我们是否能担得起这样的风险?董洪福思考着,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在市场上拼争怎能怕风险?没有风险就没有市场!”

夜色宁静,灯光照人,在布满图纸和书籍的办公室里,这个富于挑战性格的男子汉带着压力、带着风险,带着冥思苦想,同时也带着信心和希望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承接这项工程!

艰险、艰难、艰苦,坚定了十三局人的意志;抢时间、保质量、创水平,彰显着十三局人的实力;十年未解的难题,融会进十三局人的智慧。

清江隔河岩闸门维修改造方案,在经过深入分析研究和深思熟虑后制定下来,而组织实施则将是一个更为关键的阶段。为此,董洪福精心选拔了十名技术好、实力强的同志组成攻关施工小组,组长是从事现场施工多年、组织能力强、经验丰富的工程师赵乃基。2003年4月17日,经业主同意,十人攻关施工小组进驻隔河岩施工现场,在离水库大坝3里多路的依山建造的一做简易小楼里租住下来。

山道弯弯,日出日落,一辆跟随他们多年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吉普车,载着他们往返于工地,穿梭在丛山翠岭间。进驻工地第二天,经过现场弧门调试,组长赵乃基带领攻关施工小组进入1号闸门操作室开始搭设脚手架。施工人员抬着笨重的电焊机等工具设备,下到距坝顶80米的闸门室,再顺着钢梯下到闸门的牛腿上。人站在只有40厘米宽的槽钢上,往上看,搭设脚手架的一根根钢管从130米的高处慢慢伸落下来;往下看,是几十米深的闸槽。

同志们脚下站立的槽钢上长满了青苔,又湿又滑,稍有不慎,就有落进几十米深的闸槽的危险。然而没有谁胆怯过,没有谁犹豫过。钢管横竖交叉,他们把每一个卡子卡紧,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再苦再累,也没有丝毫的懈怠。当业主看到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搭设起的脚手架那样规范时,不禁脱口而出:“这支队伍是专业的,工程交给他们放心”!

紧接着,检修闸门漏水的工作开始进行。为尽快找到闸门漏水的原因,小组成员不畏艰难,在潮湿的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反复对照图纸,精心测量,摸清了闸门的漏水部位,根据业主提供的相关资料结合实地考察情况,认真细致地研究分析,确定漏水原因。经过拆除四周水封,复测各部位间隙,发现很多地方与图纸及竣工资料有较大出入。根据现场实际情况,他们对原定方案重新进行了修订。

经过再次测查有关数据,制定了三套方案,分别针对设计制造安装及运行中可能存在的问题采取不同的处理措施:一、针对顶水封结合部漏水量柱状喷射情况,他们设计并制作了整体L型转角水封,消除结合部的渗漏;二、制作加装了侧水封垫,消除了水封与闸门面板间的泄水通道;三、对顶止水压板进行改型,解决了顶止水橡皮的翻转,对止水座板、门叶面进行补焊抛光打磨,对底水封底板进行剔毛刺、清焊疤、除锈蚀等处理。漏水部位不同,漏水形式不一,这一件件制作,一样样安装,一道道工序,一遍遍调整,都是在克服了场地狭小工具不全等诸多困难的环境下进行的。

闸门检修必须赶在汛期到来之前完成,为了抢时间,攻关小组全体成员每天早六点起床赶赴工地。闸门孔有十几米高,技师李宏义40多岁了,负责闸门检修,在十几米高、直上直下的梯子上每天爬上爬下五六次。腿肿了,收工后走在平地上脚都抬不起来。施工中,不管是门叶面板,还是止水底板,都要用角磨机进行打磨处理。他们在半空中施工,为了省时省力,施工人员一大早上去,活干不完就不下去,吃饭就没了点,有时午饭到了下午两点还没有吃上。角磨机“吱吱”做响的噪音震得人头晕脑涨,饥肠辘辘,他们坚持着,从没有人退缩。闸门漏水严重,站在水里施工是常有的事,从四十几米深处冒出来的水很凉很急,同志们进到闸门孔里浑身上下都是湿乎乎的。潮湿的环境,他们腿痛腰痛,从没有人退缩。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施工,1号闸门的改造处理终于完成。原本想经过改造第一扇闸门找出经验,找出规律,殊不知,制造安装上的缺陷使每扇闸门存在的问题各不相同。有的顶水封漏水像喷泉,水柱高达10多米,有的水流不断像水帘洞,有的底部翻起叠叠浪花。问题不同,对策不同,但对付这些闸门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耐心细致,精益求精。

那些看似简单的施工工艺,洒下了这些程技术人员多少心血和汗水!在检修过程中,他们有时像杂技演员,登上软梯处理闸门的侧轨道;有时像变逃逸魔术半蹲在猫耳洞大小的空间里,一段段拆除旧水封,安装新水封。每扇闸门有上百只螺栓都要反复进行调整,他们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经常加班到深夜。在没有灯光的施工现场,同志们不知克服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虽然其他三扇闸门漏水与1号闸门不同,但是攻关组的同志们从施工中不断总结经验,越干越勇,越干越精,越干越熟练。从他们的日程进度上不难看出,1号闸门从4月19日开始到5月26日完成改造共用了38天的时间,而最后一扇闸门的改造仅用了12天的时间,这其间,融会了施工组成员多少智慧!

施工现场的同志们在艰苦的施工条件下拼搏奋战,而彼时坐镇三峡监理处的董洪福心系清江隔河岩,每到施工的关键时刻,每到攻坚阶段,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施工现场的一个电话,他安排好手头的工作总是随叫随到。有一次,正是中午开饭时间,他接到前方的紧急电话,需要马上赶到现场。此时,饭已经盛在了碗里,他和高级工程师吴玉华放下饭碗,手里拿起一个蒸熟的土豆就上路了。在四个多月的施工期间,他曾经21次、每次驱车200多里赶赴施工现场进行指挥作业。

在隔河岩大坝上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攻关组的同志们吃住在美丽的清江河畔,虽然身在土家族发祥地、全国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他们却无暇顾及火热的民族风情,没有来得及尝一口土家族小伙送上的包谷酒,没看一眼土家妹子婀娜多姿的竹竿舞,没能登上武落钟离山仰望盐水女神的化身,更无缘钻近仙人洞拜一拜等候多年的太白金星。攻关小组的全体同仁们始终深记着自己是水电人的后代,是十三局人,他们心里想着工程局的嘱托,视质量为生命,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在鄂西大地美丽的清江之上彰显着十三局人的实力。

一个奇迹不禁让一位专家惊叹,一个被判为“死刑”的工程被十三局人救活,这又一次有利地证明了一句名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经过四个多月的精心组织和施工,四扇闸门的维修改造工作于7月24日胜利完成。7月24日至25日,在196米的高水位下,甲方对四扇闸门进行了动水试验。经动态检验,渗漏水量远远小于国家标准所要求的渗漏量,基本达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在8月5日举行的工程验收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改造后的闸门经受住了196米高水位(66米水头)动、静水考验,并经过了多次闸门起闭试验,其渗漏水量远远低于国家标准,同意验收。清江隔河岩泄洪深孔弧门漏水处理工程被评为优质工程。至此彻底解决了遗留十年的深孔闸门的漏水问题。

消息传开,整个清江水电开发公司无不为之惊叹,他们称赞十三局的这个攻关小组是一支神奇的队伍。当这一消息传到当年那位专家耳中的时候,他竟然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一个劲地摇着头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然而,就是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愣是被十三局人彻底征服了。

在这令人激动的时刻,又不禁让攻关小组的同志们回想起了施工期间一段小插曲。当第一扇闸门改造完工进行试验,清江公司的领导看到滴水不漏时,异常兴奋,当场拍板:工程完工后,立即付款。取消了合同中规定的“完工后试运行半年后再付款”的条件。并承诺,隔河岩电站大坝表孔闸门、高坝洲电站闸门及整个清江流域各水库闸门的修理项目都将委托十三局进行修理改造。

在改造工程实施过程中,清江公司的主要领导经常到现场,亲眼目睹了曾被某些权威人士判为“死刑”的闸门是如何被水电十三局人救活的。深孔弧门漏水超标问题的解决,为清江公司去掉了一个困扰他们十年的心头大患;漏水问题的解决,每年可为隔河岩水库减少水量损失3000万方,经济效益显而易见。

而对董洪福他们来讲,更为重要的是攻关小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苦奋战,充分展现了十三局人的风采,在整个清江流域树起了一座十三局人战艰险、克难关的丰碑!

0

为您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

友情中心